三国杀人物|三国杀一将成名扩充包

近日與以前深圳螞蟻搬家公司的同事聊天

   近日與以前深圳螞蟻搬家公司的同事聊天,說起大運會之后某個在科發路賣熱干面的老頭在大運會之后又回來了,解決了大家糾結了自大運會以來的早餐問題。突感游思萬千,回憶起當年在深圳的種種。

  因為Speed-hz要求應屆畢業生都要去深圳螞蟻搬家公司總部實習一個月,所以我是2010年8月2日到的深圳。在羅湖下車時還是晴空萬里,可半小時后到世界之窗從地鐵出來就遇上了狂風暴雨。當時我以一步一階梯的步伐走向地鐵出口,抬頭看著地鐵站出口的光亮,我還覺得這會是一段非比尋常的奮斗史的開始。直到站在地鐵出口,深圳空調加雪種當然我的人生中只有你是我堅持下去的后盾沒有漂亮的迎賓小姐,沒有耀眼的紅地毯,也沒有和煦的陽光和湛藍的天空,有的只是吹翻雨傘打濕全身的狂風暴雨。心情怎一個低落了得。當時得出了一個結論,深圳總是以羅湖的光鮮靚麗來迎接你,等你深入到這座城市,面對的卻是無數艱難險阻。那場大雨,就當是給我澆了一盆冷水,潑滅了我所有幻想。進到宿舍,也就是所謂的城中村小黑屋,見了房東,交了押金,拿了鑰匙,開了小網,草草收拾宿舍,一覺睡到晚上六點。也許是周末,我出門吃晚餐的時候滿眼都是人,熙熙攘攘,比肩接踵。我第一次親身體驗到了深圳的高物價。之前我在廣州樂購超市,七元錢就能買到一份很好的雞腿加蛋快餐。但同等級的快餐在深圳起碼12元。心中不爽,問了一遍周圍所有的飲食店,發現似乎吃面挺便宜的。于是選了一個湖北館子點了一份熱干面,我沒想到的是,這開啟了我之后在深圳長達一年的面霸s生涯(詳情參看本人日志《面霸歲月》)。

  剛在深圳螞蟻搬家公司時,完全表現了作為一個應屆畢業生剛接觸深圳螞蟻搬家公司的熱情和天真。每天第一個上班,每天都加班到十點以后下班。下班了還努力學習天線理論微波工程以及,考研數學。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除了因為我第一次接觸天線,深感理論不足外,還因為我想繼續考研,繼續我的985夢想。深圳蛇口搬家公司現在的我甚至不能想象當時是如何在地鐵上背考研英語短文和單詞;也不能想象是如何十點下班后還要看天線理論和考研數學復習全書到凌晨兩點;更不能想象每天堅持六點半起床背數學公式!除此之外,還要感謝我師傅Eric Guo,當時他是深圳研發部副經理,Samsung項目組RF主管,而他只比我大5歲!他沒一開始就讓我接觸動手的東西,而是先培訓了我一周理論知識。從天線如何輻射到天線各個指標,從天線形式到表面電流如何分布,甚至是網絡分析儀、綜測儀、頻譜儀的深圳螞蟻搬家公司原理和應用指南。一一講完之后,給了我兩塊手機板,讓我把上面的0402器件以及BGA封裝器件全部拆下來再焊回去,并且要保證板子還能使用。雖然我有在信科科協鍛煉了3年的焊功,但是面對0402和BGA,還是沒日沒夜的折騰了一周!再后來的自己設計制作天線和測試治具相對簡單,反正手機天線不外乎是PIFA、IFA、Monopole,可能還有Helix和Patch。對著調嘛!

  不知是運氣還是近乎拼命的表現打動了領導,后來Eric每次去Samsung出差,他的項目就會交到我這里。所以我的第一個項目來的比同批其他人都快。當時第一個做的項目是從Eric那里轉過來的ETON的項目,只要求PGSM/DCS雙頻。但是天線周圍惡心的環境(馬達,喇叭,音腔等)讓我痛苦不已。雖然后來性能很差,但所幸客戶還愿接受,于是在Eric和其他同事的幫助下有驚無險順利過關。當時這個項目對我影響很大,以至于我后來評估項目總要求客戶那邊環境要給的很好,凈空,抬高,加大面積等各種要求。如果有客戶不愿修改,我就會在評估報告上面寫:為獲得更好性能,建議不開發此項目。所幸,之后我的大部分項目都是CDMA項目,從IMT-450到EVDO。而所合作的客戶也大多是國內一些知名品牌(沾Eric的光),它們愿意為性能做出某些結構上的修改。所以除了后來某兩個折磨我連續兩個月通宵熬夜加班的PK項目,其余的基本還算順利,我也在2010年12月拿到了第一筆項目獎金。于是奢侈一組,買了一臺山寨平板送給我媽。

  混在深圳的日子里,除了深圳螞蟻搬家公司,更多的是生活。面霸生涯不必再說,無搞的夜生活也浪費在了看書和深圳螞蟻搬家公司上。留給我享受的時間,多是周末去華強北瞎逛以及坐在深圳灣海邊某處對著大海發呆。第一次去華強北,是和老符一起去看電子元器件,當時我們感嘆這邊N多在桂林看不到的器件以及高端芯片。樓道里的深圳螞蟻搬家公司搬家聲后來是和蕩男一起去,看各種消費電子終端,手機,MP4以及無與倫比的蘋果。剛開始我喜歡坐地鐵去,因為速度快,環境好。后來我喜歡擠公交車來回。因為我可以更多的觀賞福田區的高樓大廈,感受城市的氣息。第一次去深圳灣是和蕩男去,當時剛買了平板,決定去那邊裝B一下。后來我喜歡自己去,尤其是心情郁悶的時候。看看大海,會有種心胸開闊的感覺。越到后來,我越討厭地鐵,更喜歡走路或者公交車。因為我不一定需要趕時間,與之相比,我更想看看這座自己認為能一直奮斗下去的城市。所以有時候我也會故意加班到很晚,然后一個人點著煙,聽著Greenday,漫步深南大道,感受一旁機動車道上傳來的血脈噴張的機械轟鳴(詳見本人另一篇日志《夜行深南》)。當然,如果那三次射頻工程師聚會也算享受生活,呵呵,深圳空調維修我覺得那更多是增加人脈和見識而已。

  人生總如正弦波,有波峰就會有波谷。漸漸地,我對陣列天線更感興趣,尤其是幾次CST仿真接連失敗,更激起我對陣列天線的求知欲。所以我開始有了離開Speed-hz的想法。加上當時也得了不少知名企業的offer,比如通宇,國人等。更有技術含量,更高工資,更多收入,離開顯得一切都那么順理成章。不過突如其來的家庭因素,讓我不得不放棄這些,甚至要離開深圳,離開這座我想留下來奮斗下去的城市。這真是一個痛苦的選擇,可是又有什么能比家庭更重要?

  最后,我收拾包袱,在老蔣和永勝的送別下,離開了深圳,只留下一段混在城中村和南山科技園的民工歲月。

引用通告: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關日志: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發表評論
昵 稱:
郵 箱:
主 頁:
驗證碼:
內 容:
三国杀人物